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享,灵魂深处的香……

 
 
 

日志

 
 

【音】最最遥远的路程 我们行色匆匆 胡德夫《匆匆》  

2009-01-09 21:22:40|  分类: 赏音知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白鹤安澜【音】最最遥远的路程 我们行色匆匆 胡德夫《匆匆》


 

【音】最最遥远的路程 我们行色匆匆 胡德夫《匆匆》

    

《最最遥远的路》

这是最最遥远的路程 来到最接近你的地方
这是最最复杂的训练 引向曲调绝对的单纯
你我需遍扣每扇远方的门
才能找到自己的门 自己的人

这是最最遥远的路程 来到最接近你的地方
这是最最遥远的路程 来到以前出发的地方
Lai …………

这是最最遥远的路程 来到以前出发的地方
这是最后一个上坡 引向田园绝对的美丽
你我需穿透每场虚幻的梦
才能走进自己的田 自己的门
Hai Ya O Hai Yo …………
Na Lu Wan Ho-ai Yan …………

《匆匆》

初看春花红,转眼已成冬
匆匆,匆匆
一年容易又到头,韶光逝去无影踪
人生本有尽,宇宙永无穷,匆匆,匆匆
种树为后人乘凉,要学我们老祖宗
人生啊,就像一条路,一会儿西,一会儿东
匆匆,匆匆
我们都是赶路人,珍惜光阴莫放松,匆匆,匆匆
莫等到了尽头,枉叹此行成空
人生啊,就像一条路,一会儿西,一会儿东
匆匆,匆匆
人生啊,就像一条路,一会儿西,一会儿东
匆匆,匆匆

【音】最最遥远的路程 我们行色匆匆 胡德夫《匆匆》

胡德夫:没有道别,只有匆匆的重逢

一个人的命运是命定的,也是走出来的。如果说为台湾民歌运动铺路的胡德夫不是一个真正的有正义感的男人,那他的音乐生涯早就可以像一些识时务者那样拥有事业的春夏秋冬。

当年,胡德夫和李双泽一起倡导“唱自己的歌”,成为台湾民歌运动的先驱。但历史上的开创者十有八九要在磨难中撑住生命的灵光,而李双泽不幸溺水身亡,胡德夫也在伸出为遇难台湾少数民族呐喊的拳头之后,消失于人们的视线。他不是一个沉醉于风花雪月的艺人,他也不是一个为工具折腾的牺牲品,他就是那样朴素的一个歌者:小学时在台湾原住民的山坡上放牧,成年后不希望在蓝天里看到碎屑的有血有肉的憨厚之人。

他绕了很大的一个圈子,在歌坛的人们自动“下岗”的年纪上了岗,他告诉大家:艰难生命的转动在转到白须上的匆匆。我们习惯了倾听年轻人的成熟之音,也习惯了倾听老者的青春之歌,但我们真的很少能听到用身躯包裹岁月,用平淡包藏张力的歌唱。

他也没有轻易表达沧桑。在他55岁录制生平的第一张唱片时,他用极其自然的方式抚平了人生磨难的褶皱,不是一双向苍天吁求的手,而是一双在琴键上平稳地回应不公的手。

胡德夫更不是轻易流露感恩的歌者,他做到了开阔,做到了不在感情里修饰。但听者却被感激充满,原来向高处索求真理的人,是在人生的挣扎中回到了平地。我们怎么能拒绝这样的人———在心里面让逝去的花盛开?

06年是胡德夫年,他凭着《匆匆》获得台湾金曲奖6项提名,并最终得到两项大奖。他仿佛在告诉热爱他的人:他是个有着山峦和平原双重背景的音乐人。他同时将台湾少数民族音乐和台湾被遗忘的现代民谣一起端了出来。

我们都到不了胡德夫的境界,他应该是一个笑得很忘情的人。时间在他那是没有意义的,因为他没用什么去和那样的残酷抵抗,所以才叫———匆匆。聆听他那首2分35秒的《匆匆》,喜极而泣者不在少数吧。

另有一个世界,没有道别,只有重逢。匆匆,匆匆。

【音】最最遥远的路程 我们行色匆匆 胡德夫《匆匆》

这是最最遥远的路程  节选自 马世芳《地下乡愁蓝调》

这是最最遥远的路程

  胡德夫,朋友都叫他Kimbo。他的个人专辑《匆匆》终于出版了:从一九七七年录制第一首创作歌曲到现在,将近三十年,我们才等到这张唱片,沧海桑田,一时还真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这张专辑是在Kimbo少年时代读书的淡江中学旧礼拜堂录的,那架老钢琴也是四十年前就在那儿了。时值盛暑,聒噪的蝉声也跟着钢琴一起入了歌。制作人郑捷任让录音机一直开着,随便Kimbo要唱什么都好,就这样一路录下去。情绪卡住的时候,他们便和录音师陈冠宇一起去操场打橄榄球。

  专辑问世之后,感动涕零者有之,意犹未尽者有之,也有人觉得录音可以更好、编曲可以有更多想法,还有人说,Kimbo根本就应该出一张现场演唱会实况专辑,那才是真精神。更有多年来听过无数场Kimbo演出的朋友表示,他的声嗓其实还可以更如何如何……

  然而一位朋友说得好:面对像这样的歌手,这张专辑“怎么做都对,却也都不够”。信哉斯言。我们怎么可能用一张薄薄的CD去总结Kimbo四十年的创作生命呢,那岂止是音乐而已,那是他血泪交织的一生啊。

  拿到这张专辑,按下PLAY,《太平洋的风》前奏钢琴流泻出来,才放半首歌,我的眼泪就流下来了。为什么?其实我自己也说不上来。Kimbo的声嗓跟钢琴,对我来说,是直抒胸臆、难以描述的神奇体验。《美丽的稻穗》、《大武山美丽的妈妈》、《美丽岛》……它们招回了一个我们以为早该逝去的热血年代。Kimbo的每一首歌,都来自某个特殊的时代片断。然而就跟所有了不起的艺术一样,它们超脱了空间和时间的局限,同时又与它们所从出的时代血肉相连。Kimbo从不刻意追求完美,同一首歌,唱一百次有一百种版本,然而正是这样的“浑然天成”,成就了这些歌的力量。

  二○○五年四月十五日,胡德夫在台北红楼举办专辑发表会,现场冠盖云集──资本家与革命党、当朝权贵与落难王侯、文艺老中青年与老左小左、媒体宠儿与文坛祭酒、福佬人客家人外省人、白人红人、昔日战友今日仇寇失联旧爱,全数到齐。那真是一场诡异的聚会──当Kimbo开口唱歌,现场一片泪光闪烁,Kimbo汹涌澎湃的音乐,像一阵狂风扫过所有人的记忆,扫出许多我们未必愿意回想,却又不舍得忘却的往事。

  我们想起了大家同仇敌忾不问左右统独,一致要干倒万恶国民党的年代。我们想起了那些“代夫出征”的女子们悲愤的演讲,想起了政见发表会场上眼神冷峻的便衣。我们想起了哪一年夏天旧书店老板不动声色偷偷塞给你的那本《呐喊》,想起了“尊严”、“梦想”这两个词尚未被糟践到令人羞于启齿的时候、一提起“未来”眼睛就会放光的年岁。我们想起三十几年前那群弹着吉他、“梦一样年轻”的男女。灯光昏暗的咖啡厅里,唱盘沙沙放着鲍勃·迪伦和琼妮·米雪儿,陈达在台北的西餐厅里自顾自拨弄着月琴,林怀民在实践堂在艺术馆舞动着年轻的身躯。我们想起了诚恳地学唱《美丽的稻穗》的杨弦、轻轻弹着《好了歌》的吴楚楚、个头娇小却活力四射的杨祖珺大声唱着《少年中国》和《美丽岛》。啊是的,我们想起了那个热血沸腾的胖子,李双泽。

  李双泽,一九七七年在淡水的海浪中灭顶,他轰轰烈烈喊出“唱自己的歌”的口号,自己却先走一步,只留下九首作品,包括后来成为传奇的《美丽岛》。在红楼的那晚,当舞台侧边的屏幕打出“李双泽”这三个字,还有那帧他盘腿弹着吉他、回头咧嘴而笑的黑白照片,观众席倏然爆出欢呼与掌声,彷佛必须这样欢呼、这样鼓掌,才能确认他没有被我们遗忘──照片中的李双泽青春飞扬,舞台上的Kimbo却早已满头银发。

  李双泽走得早,还来不及跟“大人世界”正面冲突,便浑身燃烧着理想主义的烈焰往天堂奔去。未死者则没有那样幸运──看看Kimbo和杨祖珺,他们投身反对运动的最前线,牺牲了音乐生命,也牺牲了自己的生活。直到戒严体制崩溃,当年许多把脑袋掖在裤腰带上干革命的战友也纷纷成了在朝新贵,他们却依旧远离所有“权力场”,依旧寂寞、愤怒、遍体鳞伤。甚至有一段时间,他们不太提起当年歌唱的记忆,彷佛那一首首的歌,便是一道道难愈的旧疤,犹在淌着血。

  然而,他们终究还是鼓起勇气,和自己的过去“和解”了。你现在仍然可以在社运场合看到祖的身影,听到她嘹亮的歌声。而Kimbo的声嗓,经历了这些年,愈发显得沧桑深沉。颠沛流离的生涯,竟然成全了他独一无二的歌喉。这张专辑的十二首歌,就像莽林飞瀑、高山落叶,完全没法用我们习惯的音乐分类去贴卷标:你可以说它是蓝调、是民歌、是摇滚、是原住民的hohaiyan……然而那些都无关宏旨。更不需要说什么“他是台湾的谁谁谁”或者“台湾唯一世界级的歌者”云云,我只知道,全世界只有一个Kimbo,他不需要标签和头衔。歌声和琴声,就是他最耀眼的勋章。

  后人在追怀前贤的时候,总有寻找英雄的冲动。可惜,历史并非对错黑白一刀两半那么简单。李双泽地下有知,大概也不会愿意变成“圣徒”或“烈士”吧。我不愿意遽尔把Kimbo说成“英雄”,他大概也不需要这样的光环。经历了这一切之后,胡德夫还愿意继续唱,还愿意给我们这张个人专辑,于我辈已经是莫大的恩典了。

  不禁猜想,当我们的骨灰与草木同朽,这些歌在我们的后代耳里,又该会唤起什么样的情感呢?谢谢Kimbo──能与你处在同一个时代,亲耳听到你大声唱歌,真是我们的荣幸。
                                                                                                                                   (二○○七)

【音】最最遥远的路程 我们行色匆匆 胡德夫《匆匆》

[2008 匆匆 去的匆匆 2009 匆匆 来的也匆匆 或许再见也或许重逢!]

  评论这张
 
阅读(731)| 评论(18)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